天和网

解禁日大限来临 产业资本减持“大清仓”

产业与资本均谙熟的一波资金仍未停止行动。

近来,频频有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或大股东抛出减持方案,减持股份占到总股份的比例动辄在3%以上,减持比例达到10%甚至清仓式的减持也开始出现。

“产业资本的减持的确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北京一家私募的投资总监向记者表示。

分析人士指出,在当下外界对宏观经济和人民币可能贬值的不乐观预期下,减持行为可解读为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反应。

天和网日报记者注意到,一些公告权益减少的大股东减持之心“急迫”:限售股解禁日刚过,减持公告没几日便立刻发出;甚至也有解禁日没到,也要公告将大比例减持。

减持依然凶猛

高盛在口子窖(603589.SH)的大比例减持引来了市场的广泛关注。23日,上市公司公告股东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由高盛设立管理——披露减持计划,拟减持口子窖股份合计不超过955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5.92%。

高盛投资口子窖始于2008年。彼时其承诺不干预具体经营,不谋求控股,只作为财务投资者。按照6月23日的收盘价计算,高盛在口子窖的浮盈约高达45.65亿元,账面回报近13倍。

年报显示,高盛持有股份限售期是12个月,原始股的解禁时间是今年6月29日。

像高盛一般急于套现的不是个例,而且是“清仓式”减持。公开资料显示,胜宏科技(300476.SZ)的股东东方富海基金、东方富海二号基金于2016年6月16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也就是说刚刚解禁便要减持,目的是用于“投资”。

香港庞华持有音飞储存712.5万股原始股的解禁时间是2016年6月15日,日前上市公司公告,香港庞华准备在公告起的三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即2016年6月23日至2016年12月23日期间,视机减持。

上述东方富海基金、东方富海二号及香港庞华拟减持股份最高均达到持股上限,也就是说这些股东准备在规定时间内将持股清仓。

亦可以看到,减持与解禁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去年“股灾”后监管层鼓励增持控制减持,今年1月8日“禁减令”到期。

需要关注的是,7月1日当周,解禁市值将放量至1673亿元,达到全年周度解禁的峰值。从月度数据来看,5月解禁市值是1900亿,6月大幅提高至2617亿。

“一定程度上显示出产业资本对未来经济的看法相对比较谨慎。经济增长L型去产能去库存之后,什么时候中国经济会到健康的状态,可能大家觉得时间比较长。比较长的话,市场形成了一定谨慎的预期,在这种预期下大家会选择落袋为安。”微信公众号“龙门”主笔、资深公募人士李映宏分析称。

产业资本大比例减持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统计显示上周即6月13日至6月17日全周,产业资本净减持60亿元。近一个月周平均减持达到61亿元,较前期减持幅度有一定程度的增加。

“第一个原因,实体经济不好,产业资本对股市后市的信心不太足;另外,对于上市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或者持续增长也有一些悲观预期。”李映宏分析道。

对市场影响或有限

“看减持之后的资金流向哪里,不外乎几点,是不是进行新的投资,这是最乐意看到的,这对宏观经济是利好。但是我们无法猜测和判断减持之后的资金怎么处置。”李映宏表示。

本报记者统计发现,大多数情况下,在公告中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的目的表述是:“自身资金需要”、“投资”抑或“自身业务需要”等。

譬如,22日晚间汉缆股份(002498.SZ)控股股东汉河集团的减持原因是,“支持控股股东战略发展需要,同时增加二级市场股票的流动性以及实施员工持股计划的需要。”

也不排除减持是为了给第一大股东“让路”的情况。21日晚间的公告显示,持有金洲管道(002443.SZ)4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是8.64%)的第二大股东北京富贵花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富贵花开”)拟自公告披露之日起的3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或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合计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200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84%。

金洲集团与富贵花开目前持股比例分别为9.03%和8.64%,持股数量非常接近,若金洲集团收购灵图软件势必面临丧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

“在公司全力推进收购灵图软件的此刻减持,不排除是富贵花开配合公司收购灵图软件做的前期准备。”东北证券指出。

截至发稿,6月23日晚间,奥瑞德(600666.SH)、北信源(300352.SZ)、姚记扑克(002605.SZ)等均公告了大股东减持。其中姚记扑克控股股东邱金兰拟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1200万股,减持比例占到总股本的3.21%。

未来两周,解禁市值较大的个股有国泰君安(601211.SH)、绿地控股(600606.SH)、云天化(600096.SH)、普路通(002769.SZ)等。

对于个股而言,减持的威力在一定程度上会有所显现。23日,口子窖低开低走,截至收盘下跌4.4%。

不过,对于整个市场的影响而言,也有券商分析人士表示“问题不会太大”。一家中型券商的策略首席向本报分析指出,“一个月300亿,20个交易日,一天也就是15亿。而且很多都不会走二级市场,大宗交易的也不少。对个股影响来看,关键还是看公司未来怎么样,有些可能公司很好但是股东需要钱就减持了,但是减持了之后股价还是会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