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内部人控制之争:万科怠慢股东的恶果?

万科股权之争的熊熊战火,正在从公司控制权、重组方案主导权,向万科管理层延烧。
6月23日深夜,万科的两家大股东华润、宝能,先后发表声明,严厉指责万科董事会未均衡代表股东权利,独立董事丧失独立性,未能诚信履职;监事会未对董事会尽监督纠正之责,万科已实质成为内部人控制。
此前的6月17日,万科董事会对引入深圳地铁的重组方进行表决,独立董事张利平以存在关联关系为由回避表决,导致万科董事会与华润,就表决是否通过发生正面冲突。6月22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万科下发问询函,要求其对独立董事是否“独立”等进行说明。次日,宝能、华润先后发表声明,指责万科已成为内部人控制的公司。
在A股短短26年的历史上,万科过去向来以公司治理完善著称,并被奉为上市公司治理的典范。宝能、华润上述声明发表后,引起了业界人士的激烈争论。
“万科可以说是中国公司治理的一面旗帜,在上市公司治理中是做得最好。”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教授郭茂佳说,多年来,在大股东放权的前提下,万科治理公开、透明,可以成为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的榜样。
根据学界人士介绍,所谓内部人控制,是由于由于企业的外部成员如股东、债权人、主管部门等监督不力,企业内部成员直接参与企业的战略决策,以及从事具体生产经营决策的各个主体,掌握了企业的实际控制权,其主要表现包括,过分在职消费、信披不规范不及时;过度投资和耗用资产;工资、奖金等收入增长过快,侵占利润,转移资产;筹资、投资、人事等重要权利掌握在内部人手中的行为。
郭茂佳认为,所谓内部人控制,是所有人董事、独董,以及监事会成员,全部或绝对多数由现管理层控制、提名,而万科董事会中,来自华润的成员就占了三人,而且部分独董也是由华润提名,指责其内部人控制有失片面。
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黄建中认为,虽然董事会、监事会并非万科现任管理层提名、制定,多年来,万科的日常运营、决策主导权,都掌握在管理层手中,股东的参与、决策不多,具有比较明显的内部人控制特征。
“从公开信息来看,整个万科之争、引入深圳地铁,都是管理层在主导,而且万科的核心团队也不是大股东派来的,至少在决策时没把股东作为服务对象,还跟之前的大股东闹翻了。”深圳某上市公司独董对《天和网日报》说,就上述情形来说,将万科定义为内部人控制并不未过。
但郭茂佳认为,内部人控制还有一大特征,就是通过管理层利用控制权,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但万科管理层并没有这样做,反而依靠管理层自治,为股东、公司创造了稳定回报,王石、郁亮等管理层贡献良多,不应受到内部人控制的指责。
华润举起反对万科重组方案的大旗,拿出的理由之一,是在推进重组的过程中,万科始终未与其进行有效沟通。
早前的3月17日,万科重组继续停牌股东大会会后,华润高层也直接通过媒体,公开表达了对万科引入深圳地铁的强烈不满,原因是万科管理层事先没有与华润进行过任何沟通。
万科独董华生也在6月24日的文章中表示,宝能举牌以后,万科董事会一直没有就宝能举牌举行过任何正式会议进行讨论。而无论是管理层还是华润,都应该要提出召开董事会。在成熟市场我们看到,有人举牌并成为大股东的情况下,唯一有权威的发言人是董事会。但董事会一直没有开会研究,反而是管理层以个人名义发表意见。
“不和宝能沟通也就算了,和华润也没有效沟通,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上述深圳上市公司独董说,这是万科被华润、宝能指责内部人控制的一大原因。在此过程中,万科管理层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处。
郭茂佳说,无论如何,万科重组方案都必须要和华润、宝能沟通、协商,至于是否同意重是另外一回事,但在程序上,和股东进行沟通、协调,是不可或缺的程序。而过去对股东比较怠慢,也是万科反省之处。
“重组方案没有和华润沟通,肯定是站不住脚的,不要说华润,宝能作为事实上的第一大股东,也必须进行沟通。”郭茂佳说,万科重组在程序上确实存在瑕疵,但指责万科内部人控制恐怕难以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