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钢铁过剩阴云有可能卷土重来

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日前表示,2016年度中央奖补资金已向地方拨付到位,首批276亿去产能资金开始下达企业及县市,钢铁、煤炭化解过剩产能进入全面实施阶段。不过,当去产能政策频频落地的同时,钢铁行业又开始“火热”复产。

中国联合钢铁研究网显示,2015-2016年国内共关停高炉34座,合计容积23414立方米,炼铁产能2800余万吨。而近两年部分钢铁企业新投产设备情况,则是2016-2018年国内仍有16座计划或即将投产,合计容积47740立方米,炼铁产能4045余万吨。一旦利润合适,钢铁产能仍有很大的复产空间,过剩阴云很有可能卷土重来。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虽然政府和企业对去产能的决心都很大,但是退出机制和政府托底政策还没有到位,从文件的颁布到执行仍需要一段时间。这是导致钢企在利润驱动下复产的可能原因。另外,近来欧盟对中国钢铁去产能步伐缓慢的表态虽然有更多的考虑因素,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艰难程度。

产业集中度低制约钢铁去产能步伐

武钢股份董事长曾表示,中国的钢铁行业若要削减过剩的供应,整合至关重要。而2013年工信部曾明确钢铁行业到2015年实现10家钢企产业集中度达到60%。但是2015年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却进一步下滑,其中,粗钢产量排名前十家企业合计产量占全国比重仅为34.2%。而在欧美发达国家,前5家钢铁厂产量占该国钢铁总量50%至80%以上。招商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当前我国行业竞争格局混乱,同质化低端建设严重,这也是产能过剩其无法快速出清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来自于网络

 

行业集中度低显然成为制约钢铁去产能的重要因素,经记者统计发现,主要有三个原因造成目前钢铁行业集中度低:首先,前十家钢厂减产幅度为4.27%,高于全国2.33%的减产幅度;二是重组后部分企业出现剥离,其中,宝钢退出宁波钢铁,武钢退出柳州钢铁,导致前十家钢厂产量比重下降。而第三,地方钢企在当地都是利税大户,因此地方政府很难有动力主动支持行业内的重组整合,某业内人士向天和网记者表示。

钢铁企业债务问题拖慢钢铁产能出清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中国大型钢企2015年平均资产负债率为70.06%,同比上升1.55个百分点,债务总规模达3.27万亿元人民币。如果债务问题无法解决,且不能控制金融风险,钢铁去产能计划就无法进行。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105家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已成立针对渤海钢铁集团的债权人委员会,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人民币。背负着巨额债务,以渤海钢铁为代表的众多钢企去产能转型又谈何容易?

据一位银行业人士向天和网记者透露,银行目前已经对钢铁企业不再放贷,因有政策规定过剩产能行业不再新增贷款额度,而且现在贷款给钢铁企业容易导致不良资产的产生。

钢铁企业“断奶”之后很难从其他渠道获得融资偿还企业内外的债务,去产能和转型升级很难继续。某位业内人士向天和网记者表示,这些钢铁企业在钢价低迷的时候沦为“僵尸企业”,却又在钢价回温的时候,火速复产,成为整个钢铁行业去产能、转型升级的一块顽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