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化工行业遭遇低迷,基层设计人员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作为一名毕业于北京某211高校的硕士研究生,吴风(化名)颇为优秀,其在研究生期间陆续在行业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一系列的专业文章,并在毕业之后顺利签约,成功落户北京,成为人人羡慕的“新北京人”。

毕业到现在,已经工作多年的吴风收入却比前几年下降了不少,“现在化工行业整体环境不太好,待遇不如前两年很正常”。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化工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3%,增速同比回落1.1个百分点。2015年我国石油和化工行业效益降幅较大,全行业利润比上年下降19.5%左右,比年初收窄逾40个百分点。可以说,2015年石油和化工行业经济运行总体稳中偏弱。2015年整个行业苦不堪言,产能过剩、需求萎缩、化工大宗产品价格下滑、开工率降低。化工行业遭受重创,企业承受了巨大压力,员工的待遇自然也受到影响。

吴风在这个行业里已经工作了几年时间,却依然被认为是最基层的员工。他无奈地说:“搞设计的路太长了,一般都是得工作十年以上才能叫做老员工。”而随着行业景气度的持续低迷,现在设计院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越来越多的化工机械制造厂已经开始自己进行设计,而不再像以前那样把这块业务外包出去,这更加剧了第三方行业基层员工薪酬缩水的幅度。

吴风向天和网记者介绍道,整个化工设计行业一般流程是先由工艺专业定总工艺流程,然后出设备条件,之后开始设计,设计完了之后再交给管道配管,管道专业最后给土建等施工基础和厂房。从这整个流程不难看出,化工机械设计领域只能是化工全产业链的一个分支,受到上下游的影响很大。

与吴风有同样境遇的基层员工还有很多,天津某设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在接受天和网记者采访时认为,行业不景气,基层员工肯定会受到影响。一方面基层员工本来薪资水平就不高,一般硕士生员工进入这个行业的起薪大概三千左右,薪资按照公司体制、等级进行排列,固定部分是根据考核定的,浮动部分看项目情况定。此外,从事技术或者类似的工作几年之后基本起色不会很大,与其他个体相比差别还是比较大的;另一方面,行业本身在国家调控的大局势下,其产业模式正在慢慢改写,可能不会需要这么多专业的从业人员,大浪淘沙的局势正在形成。

虽然同样面临薪水缩水的现状,北京和天津的城市差异却又让身处同一行业的基层设计人员面临迥异的生存压力。作为一个一有项目就没日没夜加班的基层设计员,吴风工作三四年之后,年薪才不过10万,这显然不能和其他行业诸如TMT和金融等相比。在花销巨大的一线城市北京,人所感受到的冲击和压力是类似天津等城市所难以想象的,跳槽自然可以理解。不过虽然北京的设计院众多,但是由于行业整体态势的低迷,因此行业内跳动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频繁,更多的员工要么选择继续在行业内寻找机会,要么索性选择跳出化工机械这个行业,进入其他机械领域,甚至转做他行。吴风对天和网记者表示,他自己深爱这个行业,并不会轻易选择离开,但也希望行业能够厚待他们这些愿意在化工机械行业奋战的年轻人。

除了薪酬待遇的问题,上升路径的狭窄和刻板化也同样阻碍基层机械设计员的职业发展。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化工机械领域职业资格证书的《压力容器设计审批员资格证书》需要毕业六年以后才能报考,只有通过了这个考试,设计员才具有签字审核的权力,在此之前,基层员工所能做的就只能是在无边无际的设计图纸中“熬”时间。

而正因为面临时间长、任务重、待遇微的行业现状,不少优秀人才开始选择逃离化工机械行业。据吴风介绍,他一位研究生同学,在工作几年之后就选择离开转而进入更有前途、待遇也更优厚的新能源行业。正如一位机械行业待了十年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天和网记者,机械行业基层设计人员的流失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未来中国制造业如何保持优势将成为难题。

而据一位在化工建设领域工作了20年的一线工人向天和网记者表示,自从去年天津港爆炸之后,一系列化工建设项目都被要求重新评估。作为长年在东北和西北进行装备建设的第一线工人来说,他们现在每年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在家等待工作的召唤,而所能拿到的就是每月180元的生活补助。据同样从事化工机械设计领域的中层管理人士透露,由于行业整体景气度的问题,化工机械行业的蛋糕变得越来越小,化工机械设计行业已经开始出现某种程度的逆淘汰,也就是说一些行业领先者开始选择撤出这个领域,导致市场出现萎缩。

化工机械领域基层员工所面临的难题,放在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大环境下来看,并非独有。华泰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薛鹤翔在接受天和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制造业回落与2008年景气拐点,使全行业的产能出现过剩,而作为依赖化工行业景气的化工机械行业必然受此影响。至于多久能够走出谷底,更多取决于改革的路径选择。比如1998年去产能改革,一年时间产能就实现了去化。目前来看,改革更为复杂,因此改革时间尚难确定。但是这一轮改革有利的地方则在于现在这些过剩产能集中的行业集中度以及区域分布都更为集中。

从机械制造企业本身来看,薛鹤翔认为逃离路径大概有两条:首先,产业自身实现升级创新,所谓过剩产能一定是落后产能。落后产能即使在需求回暖时,改善也不会很大。此外,对于化工机械等领域的重资产并没有问题,关键是要加重这些重资产里面的科技因素。等待景气之后,一定是先进产能可以抓住机会;此外就是抓住新产能扩张的机会,比如一带一路,找寻新的增长点。也就是说,对于化工机械等领域发展的增量在海外。

与薛鹤翔抱持同一观点的不在少数。针对化工机械行业所面临的问题,5月25日,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协会合作联盟成员单位齐聚“重装之都”德阳,在会上,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协会合作联盟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中国制造2025》规划起草专家组成员之一的屈贤明抛出装备制造业未来发展方向在哪里的问题。他认为,首先要找出短板,分析中国装备与国外同类先进设备的差距及短板,以便对症下药。其次要加强科技创新的成分。

当天和网记者向天津某设计院设计员询问“一带一路”是否会带来行业机会的时候,他向记者表示,这无疑会对行业产生提振,但对于作为基层员工的他,目前所能做的就是多多积累,脚踏实地慢慢前进,至于一带一路对于他来说好像太过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