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摇滚巨贾王健林建海外帝国:不怕负债,总投资超500亿

“有万达在迪士尼20年也不能盈利”、“愿为思聪的直播平台免费站台”、“万达海外投资的竞争力就是有钱”……作为中国地产界的“金句王”,亚洲首富王健林一经在央视访谈节目亮相,其言论就迅速被媒体拆解为多个信息点,广泛传播。身为万达集团董事长,从公司管理到海外并购到备受关注的儿子,他几乎无所不谈。

当被问及西班牙大厦遇阻一事时,王健林更回应称,尽管买得便宜,万达可以不赔钱走人,但这对中国企业走出去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前车之鉴。

“有钱”还是有逻辑?

“钱不是万能的,钱是万达的。”在万达某次宣布海外并购的发布会上,有参与发布会的人士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句话。众所周知,这家以商业地产起家的民营公司,通过万达广场的快速标准化复制做大了规模和品牌,2002年其总资产仅在100亿元左右,2015年万达集团的资产(按成本法数据)就达到了6340亿元,同比增长20.9%,更是13年前的60余倍。

近两年,在房地产行业趋于饱和的行业现实下,接近“而立之年”的万达开始谋求向文化、休闲旅游、金融等方向转型,甚至明确提出计划将房地产业务占比降至一半以下。

做大海外业务规模,调整产业结构,并购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手段。万达从2012年并购美国院线公司AMC开始,正式向海外市场快速迈进。在这几年的远征中,陆续将一些西方老牌公司或项目收入麾下,如圣汐、西班牙大厦、传奇、铁人公司等。

据《天和网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万达海外已立项的项目,投资的总规模早已突破500亿元人民币,拟计划投资项目的投资总额已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根据王健林的计划,到2020年,万达集团总资产将达到2000亿美元,市值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利润100亿美元,其中房地产与非房地产业务的比例是35∶65,国际业务要占据30%。

去年在哈佛演讲被问及万达海外并购的优势时,军人出身、爱好摇滚的王健林十分直接地回答了两个字:“有钱。”此次面对央视镜头,王健林旧事重提:“首先这句话是开玩笑的话,因为在哈佛演讲,(问我)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开玩笑说有钱,我后来回答核心竞争力是几条几条,要讲有钱,(万达)怎么比得上国有企业呢?”

但从万达的并购频度和速度来看,显然是需要十分有钱的。比如铁人公司,就是一个在跑步中得到启发的投资。去年8月底,万达宣布并购美国世界铁人公司(WTC)100%股权。37年前在美国夏威夷诞生的铁人三项被称为世界运动的极限,总部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的世界铁人公司,是世界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运营者和最著名铁人三项赛事品牌拥有者。王健林在当天的发布会上称,自己这两年开始跑步后,发现身边跑步的人越来越多,他觉得与跑步相关的行业未来市场潜力巨大。这一投就是6.5亿美元。

万达230亿收购美国传奇影业(资料图)

并购铁人公司新闻发布会召开的索菲特酒店,位于北京国贸东侧的综合体内,物业属于万达,王健林每天办公的万达总部也在旁边。近四年来,多宗海外并购的消息从这间酒店7层的同一个宴会厅通过中外媒体传向世界。如2013年6月,继AMC之后,万达又在这里宣布以10亿英镑总额投资英国,包括收购圣汐游艇和将在伦敦核心区投建超五星级酒店和公寓。2015年1月,万达在这里宣布以4500万欧元购买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股份;2月宣布以10.5亿欧元控股欧洲体育传媒巨头盈方体育传媒集团。2016年1月12日,万达又在此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约230亿元人民币)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

纵观以上海外收购,行业多集中在娱乐和体育。早年涉猎足球产业的王健林一直对体育业务偏爱有加,马竞俱乐部20%股份、瑞士盈方加上铁人公司,粗略计算下来,万达对这三家境外体育公司的投资总额就接近120亿元人民币。对此,王健林的算法是,美国3亿人口,体育产业收入5000亿美元,中国真正体育产业收入现在只有100亿美元左右,仅仅只有美国的1/50。而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口号,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收入要达到8000亿美元(50000亿元人民币),这意味着今后10年每年要增加5000亿元人民币才能完成目标,所以体育的市场空间极大。

王健林一直强调,万达的海外扩张并非中国“土豪”,见什么买什么,其每一笔投资都有逻辑,比如万达就不会再买俱乐部,因为“不赚钱,有面子没里子,盈利基本都被球员拿走了”。他认为理想的并购,是企业业务之间可以整合互动,或者在中国市场有高成长性,又或者具有较大的品牌价值。王健林透露,未来会将盈方运营的铁人三项的项目整合到铁人公司,而早前有消息称,收购圣汐之后,万达就着手在青岛筹建圣汐游艇新工厂,计划将部分中小型游艇放放在此建造,减少成本,提升收益,而圣汐游艇也将与万达旗下的旅行社进行互动。2013年,万达并购了4家旅行社,希望将旅游服务与万达文化旅游城链接,形成旅游产业链,而上述铁人三项等体育运动项目,正如live music一样,作为现场活动,具有带动旅游目的地消费的商业潜力。

此外,王健林还有一个基本的并购逻辑是,并购的公司的业务要能在中国落地,能在中国产生高额利润。万达在影视方面的并购就是如此。美国电影协会数据显示, 2012年中国票房约为27亿美元,已经成为北美以外最大的电影放映市场。今年1月收购传奇时,王健林预计,2023年中国电影市场将是北美市场的两倍。他当时的想法是,传奇旗下的电影IP,可与万达本身拥有的院线、电影制作业务形成影视生态圈,并作为电影产业的延伸,与旅游、儿童及娱乐等相关产业产生互动。

尽管如此,大手笔收购仍然让万达遭受了质疑。在哈佛放话“有钱”,玩笑中又或是对外界质疑万达频繁“买买买”的一种回应。王健林此次在采访中说道,他发现一个问题,海外有一些投行认为,万达不断的并购产生了极重的财务负担,“其实错了,认真看一下,万达所有的并购都有一个特点,并购完了以后,一到两年之内资本化,资本化之后,并购的钱都会拿回来,不会一个劲负债,扩张自己的业务。”

他这样介绍万达的并购术:“只是一开始筹集资金并购,并购目的确定,业务做起来,引领模式建立起来,逻辑关系讲清楚,这个公司将来怎么盈利,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然后通过私募或者通过上市以后增发,把成本稀释掉。看明白这一点就会想到,所有的负债都是暂时性的,都是相当于过桥性的。”

收购术与前车之鉴

除了公司自身有品牌效应,有盈利能力,在中国市场有发展空间,被万达并购的对象还有一个相似之处,未来有可能上市。王健林年初就曾表示,年内将在国内启动电影制作及发行业务IPO,在收购铁人三项时,他也透露过将体育产业打包上市的计划。

但电影制作单独上市的计划最终被放弃了。5月12日晚间,停牌两个多月的万达院线发布了定向增发整合万达影视的资产重组方案,在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预案中,万达院线称将购买万达影视及子公司传奇影业,并披露了业绩状况。根据公告数据,传奇影业在2015年营业总收入30.2亿元,亏损36.3亿元,使得收购完传奇影业母公司青岛影投之后,万达影业净利润为负39.7亿元。

传奇的亏损数字,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目光。“传奇是一个起伏、不太稳定的公司,最好的年份最后利润超过两亿美元,亏损差不多几亿美元,核心原因就是产品。这一年若推出一两个大产品,财报就好看;这一年没有好作品,或投了一部作品却巨亏,就造成亏损。”对此,王健林回应称,万达在买下传奇前,谈判了很长时间,对公司的风险控制、每年投资计划和利润都有过制度性安排。

2012年万达并购AMC时,虽然AMC给当时在国际上籍籍无名的万达带来了巨大的品牌效应,但AMC当时也是债务缠身。当年让AMC实现扭亏为盈,创造利润5000万美元,启动之后四个月登陆美国纽交所上市,2013年底万达持有AMC股权市值超过14亿美元。这是王健林一直津津乐道的投资故事。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日前接受采访时也称,万达收购亏损企业使之扭亏为盈已经有了经验。

让万达海外收购受挫的马德里地标建筑西班牙大厦(资料图)

未来传奇能不能像AMC一样成为现金流来源而不是负累,还要看万达并购之后的运营能力。王健林曾对媒体表示,万达的目标是到2020年,占世界电影市场的份额力争达到20%。如果能够实现,万达在全球电影市场就将拥有相当话语权,盈利点就不仅是门票和卖品,还会产生其它的边际效应。

在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投资的过程中,国外法律规定甚至文化习俗的差异,都可能成为海上的暗礁,给来自中国的投资巨轮带来风险。早前冯仑领导万通投资纽约“中国中心”时,就曾遭遇想开餐馆却因当地对餐饮管理束缚甚多而最终搁置。冯仑还曾打趣地说过,美国工人需要喝咖啡的时间、律师堵在路上也要算钱,这些细节都需要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重新适应。

万达也是如此。除了传奇的财务数字之外,此前西班牙大厦的遇阻,也一度是外界审度万达海外扩张风险的焦点。“西班牙大厦”建成于1953年,位于西班牙马德里市中心,为当地地标性建筑。2014年6月,万达以2.65亿欧元的价格,正式从西班牙国际银行手中接手被金融危机“摧残”得几近空楼的西班牙大厦,价格比当时的收购价格低出1.24亿欧元。2015年后,外媒报道称,热爱老建筑的当地民众反对万达拆除重建西班牙大厦,而马德里新市长上任后对前任市长与王健林的承诺一概不予承认,致使项目改造陷入僵局。

“跟西方政权打交道或者购买产品的时候,要考虑换届因素,就是你的审批跟这一届政府能够获得批准,能够获得许可。这个项目也还是要检讨自己,就是过于相信上一届市政府和区政府的承诺,忽略了就在一年之内他们会换届,这个手续外国没有办的这么快,就出现了换届了以后,新政府不认你。”对此,王健林坦言,“所以这个楼尽管买的便宜,我们可以退出去,但是也可能会有中国企业去买了一个东西,或者万达不排除今后有一个东西没有考量到,投资以后被套进来了,出现这个情况,这件事情对万达本身意义不是很大,反正我们不赔钱走人,但对中国企业走出去倒是一个非常好的前车之鉴。”

今年年初,喜爱唱歌的王健林在万达集团年会上唱了一首崔健的《假行僧》,歌词是这样的:“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