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民营专科医院扩张路径:欢乐口腔探路“民办公助”

导读

民营专科医院的继续发展面临两大瓶颈:投资并购资金腰斩和高水平医疗人才缺乏,借助与公立医院合作,有望找到独立开连锁店之外的扩张形式。

本报记者朱萍北京报道

近日,由北京欢乐口腔医院注资、烟台市口腔医院全面输送医疗人才和技术力量的烟台市口腔医院欢乐分院正式开业,探索公立医院管理运营的“民办公助”模式医院。

北大口腔医学博士后、欢乐口腔集团创始人、CEO孙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口腔医院实际上是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改革的一种探索。

“目前,原有计划体制‘大冰球’正在逐步融化,而医疗的‘大冰球’还没有融化,但目前状况是从冰库里放到屋子里,虽然还没放在太阳下,但已经在慢慢融化。”在创办欢乐口腔之前,孙延在北京通策医疗管理医院担任院长,并参与了全国十余家公立口腔医院的改制。

民办公助是公立医院特许经营的方式之一,此前,著名的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北京安贞国际医院等均与此类似。但专科领域的民办公助案例较少。

此前,民营专科医疗大多由私人资本投资,由于盈利较为容易,较少选择与公立医院合作办医路径,但随着优质标的逐渐稀缺及价格水涨船高,从2015年开始,原来以投资体检、牙科等医疗服务为主的趋势,正转向投资综合医院、康复、诊疗等核心医疗业务。在此背景下,民营专科医院开始探索以公立医院改制为切入口的扩张形式。

民营专科参与公立改制

5月8日,烟台市口腔医院欢乐分院在莱山区正式开业。该院是烟台市第一家社会资本投资、公立医院管理运营的“民办公助”模式医院。

据了解,北京欢乐口腔医院首期注资1000万元,烟台市口腔医院全面输送医疗人才和技术力量,力图为市民提供技术高端、结构合理、舒适无痛的口腔健康服务。

烟台市口腔医院欢乐分院是在“十三五”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大环境下成立的医疗改革试点单位。民办公助是公立医院特许经营的方式之一,此前,著名的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北京安贞国际医院等均与此类似。但专科领域的民办公助案例较少。

近年来,政府多次出台扶持社会办医的政策,如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大力鼓励、支持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公立医院发展医疗卫生事业,逐步放开办医准入条件,医疗领域社会资本投资日趋活跃。

目前,投资主体多元化明显,大型国有集团公司或医院管理公司、医药企业、专业投资机构正在成为中国医院投资的主体。“‘民办公助’的形式,是公立医院利用非财政经费筹建医院,也是中国新一轮公立医院改革的尝试。”孙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孙延看来,原有的计划经济体制大冰球正在被逐个击破,而最难融化的医疗亦在慢慢从外围到内部融化,如从上世纪90年代末哈药七厂改制开始,医药开始逐渐市场化;再到医疗器械行业,出现了很多市场化的厂商,强生等跨国医械也进入中国市场;而截至目前体检行业也已基本完成市场化;近两年已经渗透到口腔医疗行业市场化。

“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大趋势,正在逐步将医疗市场化,取消医疗事业编制,目前已经有两个试点,即青岛与深圳。这是一个过渡,意味着国家不为医生的底薪买单,只是补助一些保险,满足日常需求,最终交由市场来解决这些问题。”孙延说。

而与综合性医院的民营化推进困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口腔专科医院成为目前数量最多也最容易盈利的民营医院之一。据统计,在口腔行业,民营医院、私立诊所已占据半壁江山:全国有近6.5万所民营口腔医疗机构,问诊量接近总量的40%-45%。

近几年来民营口腔医疗机构迎来了快速发展,各路资本都在争相布局。

目前,国内专注于口腔医疗服务的上市公司有通策医疗。自2006年借壳ST中燕以来,通策医疗以杭州口腔医院为主体迅速扩张,从2015年年报看,其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口腔医疗服务,占96.7%。

新三板方面,目前已挂牌的口腔医疗机构包括华美牙科、可恩口腔和家鸿口腔等;正在申请挂牌的有拜瑞口腔、牙医通和美奥口腔。此外,主营齿科材料的沪鸽口腔已挂牌新三板,现代牙科已登陆香港联交所。

不过,此前民营专科医疗大多由私人资本投资,由于盈利较为容易,往往较少选择与公立医院合作办医路径,但随着优质标的逐渐稀缺及价格水涨船高,从2015年开始,原来以投资体检、牙科等医疗服务为主的趋势,正转向投资综合医院、康复、诊疗等核心医疗业务。据普华永道统计,2015年民营专科投资并购出现腰斩情况。在此背景下,民营专科医院开始探索以公立医院改制为切入口的扩张形式。

据了解,欢乐口腔在创立之初亦有很多大资本看好,打算投资,但被孙延婉拒了。“我们当时害怕资本进来失去话语权,现在我们认为已经成长到可以和资本平等对话时候了,我们也刚与国际知名资本签定了合作意向书。”

开启黄金十年

之所以能对公立医院改革、民营资本办医有深刻认识,因为孙延曾经是“体制”中人,而且在通策医疗管理医院担任过院长。

不过,尽管目前欢乐口腔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十几个城市开设了近60家口腔医疗连锁机构,拥有医护及管理人员1000余名,在门店数量上已排在全国第二,但孙延看上去更像一个学者。

孙延履历“简洁明了”,从1996年读本科开始一直至2008年北京大学博士后毕业,都是在学校度过;2000年至2011年,他在通策医疗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任院长,期间2010年在瑞士哥德堡大学做访问学者,2011年创立欢乐口腔医疗集团至今一直担任CEO。

在员工眼里,孙延更像一位老师,向他汇报工作时,必须带上纸和笔。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孙延也拿着笔在纸上不断地将关键词写出来。

为什么学术型的孙延会走上自己创业的道路?

“我当时出来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希望多赚钱,能让父母可以安享晚年。”孙延直言不讳地表示,北大口腔医疗毕业的博士到口腔医院第一个月到手的工资仅有3000元左右,到手只有1000多元,这与自己掌握的知识与技能是完全不匹配的,而医院招聘的保安工资亦在2800元左右。

在孙延看来,这主要是体制原因造成的,因为口腔医疗行业的人才没有市场化,医疗行业人才不具备流通性,从而没有一个合理的估值。

“其他已经市场化的行业人才都会有一个市场价格,比如IT、市场营销等本科毕业生都有市场价格,但进到公立医院后,大家都是按照编制来进行考量。

2008年,不甘于只拿着微薄薪水的孙延与4位志同道合的北大口腔医院医生一起出来创业,其中有三位医生还是兼职的。他们共同出资20万元租房、买设备,开口腔诊所。因为本身技术过硬及北大口腔医院原有的口碑,他们在三个月后便收回投资成本,收入也比原来翻了四五倍或更高。

事实上,口腔疾病患者是一个忠诚度极高的人群,因填充材料、医疗档案等各方面限制,顾客群不会轻易流失。在孙延看来,只要医疗机构拥有扎实的技术并真诚地对待患者,患者会“从一而终”,进而“口碑相传”。

孙延的创业也吸引了北大口腔医院更多的师兄弟及老师们的参与,诊所规模也在扩大,但随之而来的是管理问题,因为孙延他们都是技术型人才但不懂管理。

在一个契机下,孙延与其他两位合伙人先后进了通策医疗,期间学习了一整套管理经验并在参与沧州口腔医院、昆明口腔医院、义乌口腔医院、宁波口腔医院等全国十几家公立口腔医院改制后,孙延与合伙人一起创立了欢乐口腔品牌。

“我们将口腔医疗看作是事业在做,而且都是医学出身,我们最大的价值就是帮助患者看好牙并传播更多的健康知识,让患者重视口腔卫生。”孙延称为了更好地发挥医生的积极性,在欢乐口腔实行医生合作人制度,而且以能力进行考核,而不是传统医疗的资质等。

“我希望更多的是能传播知识,让人们更懂得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自己的牙齿。2006年-2007年我还在北大口腔医学院上学的时候,做过一个调查,牙齿能实现咀嚼功能的比不能实现的老人多活8年。因为咀嚼的程度可以直接影响到新陈代谢,但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知识。”孙延表示。

目前,中国口腔行业与美国用的设备材料、手术技能代差不超过3个月,但差距产生在理念、服务方面。公开数据显示,国外平均30%的人会去定期做牙齿保健预防,北欧的比例甚至高达50%-60%,而中国只有0.1%的人。

“这实际上与经济的发展程度有很大的关系,只有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人们才会主动定期去对牙齿进行保健预防。欧美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则是在1978年至1988年开始,中国香港则是1988年至1998年,而中国的则是从2012年开始,这也是中国口腔黄金10年的开始,北上广等大城市一部分出国回来的人会定期带他们的孩子做预防保健。”孙延说。(编辑陆宇)